贵港新闻网

贵港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市区  /   覃塘区  /   正文

广西日报:覃塘区试点建立高效 优质 透明的农村产权交易制度

2020-01-13   来源:覃塘宣传   网络编辑:高静华  

农村产权交易如何实现

高效、优质、透明

广西“1+N”一键激活全盘

微信图片_20200113095502_副本.jpg

樟木镇通过土地预流转,吸引客商投资建设了贵港市覃塘区生猪循环产业核心示范区。这是富硒百香果生态种植区一角。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大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强化乡村振兴制度性供给。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激活主体、激活要素、激活市场,着力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习近平

开展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是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必然要求,也是推进现代农业建设迈上新台阶的重要举措。广西在全国首创“1+N”交易平台,在试点县区市建立起了高效、优质、透明的农村产权交易制度,为广西的乡村振兴铺出了一条新路。

土地预流转 转出新天地  租期15年的117亩集体山林,起拍价5.265万元,最终成交价却高达24.785万元。“这不太可能吧?”山林所在地贵港市覃塘区东龙镇京龙村的村民都颇感惊异。

村民们不知道,这块增值率高达371%的地块,在网上居然经过了224次激烈竞价。

如果没有规范化的农村产权交易流程,很难想象有这么高的增值率。覃塘区的这一新气象,还得溯源到樟木镇。

甘锐桓刚刚升任覃塘区副区长不久。2016年5月,他赴任樟木镇党委书记时,发现该镇10万余亩耕地竟有5000亩撂荒,呈碎片化分布各处,甚为心痛。

 “农民不种地,自然有人想种。但租地要跟各家各户打交道,费时费力还怕被蒙骗。”甘锐桓想,能不能将农民愿意流转的零散土地全部造册登记,整合成片,最后在网上公布相关信息,吸引客商前来投资?

 “农村土地预流转”的思路定下后,樟木镇2017年选了8个村试点,结果大获成功。2018年全镇推广,收效异常明显。

广西汉世伟食品公司负责人来到樟木镇,发现有现成的1万亩预流转土地,很快与该镇达成合作协议,投资发展“猪+果”等生态种养产业。如今,贵港市覃塘区生猪循环产业核心示范区已经成为带富村民的龙头,共吸纳了1500多名贫困群众参与种养。2019年,核心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987元,远高于周边地区。

一招鲜,全盘活。甘锐桓介绍:土地预流转解决了“三农”工作的许多难题。流转前农民可自由耕种,流转后客商可立即拿地发展产业,村里可收取一定的流转服务费壮大集体经济,村民还可以参与生产与管理,既增加收入又学到技能。还有,土地通过合法的平台与流程流转,无论是农民、村里还是企业都非常放心。

截至目前,樟木镇共完成土地预流转4.5万亩,占全镇耕地面积的44.1%。共流转出1.5万亩土地,吸引并建立各类扶贫项目创业基地24个,完成总投资11.3亿元。

樟木镇的成功经验迅速走红覃塘区。该区通过党组织牵头,在区、乡镇(街道)、村(社区)三级,都设立了农村土地流转服务机构。2018年5月,广西首个县级村集体经济孵化器、第二个县级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在该区建成运营,12个职能部门和企业入驻,汇集了农村产业发展的各种元素。村级先期与村民达成土地预流转协议,再拿到产权交易中心进行挂牌交易,最终实现项目落地。

“农村产权交易平台的资源优化配置、阳光交易、价值发现等功能,不仅有效促进了土地的适度规模经营,解决了土地碎片化、产业零散化、农业大而不强的问题,而且也让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更加规范。”覃塘区委书记孙睿君说,土地流转服务体系和产权交易平台运营一年多,覃塘区共完成了土地预留转4.2万亩,实现了土地流转2.6万亩,其中2019年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平台网上竞价完成交易的土地面积达到2600多亩,还吸引了两家上市公司发展高效农业产业,其中一家公司两度拿地,总规划超过1万亩,总投资超过2亿元。

交易好平台 广西探新路“覃塘区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可以说是全国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的标杆。”北部湾产权交易所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韦明芳说。

他介绍,自治区党委政府非常重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及农村要素流转交易平台的创新建设,2017年6月出台了《广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方案》,成立了自治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协调小组;2018年7月提出在全区33个县市区开展试点;2019年8月印发《金融扶持乡村振兴的实施意见》,提出推动自治区国有综合产权交易机构建设广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平台,打造与农村产权流转交易相配套的多维度农村金融服务体系。

经自治区政府同意,自治区国资委明确由北部湾产权交易所集团作为全区统一产权市场建设的主体,在全区探索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的建设路径,先后在田东县、玉林市与地方政府共建市县农村产权交易市场。2018年在前期市场探索的基础上,推出了与全国其他地方不同的“1+N”建设模式,并在覃塘区等县市区开展标准化试点。

“1+N”中,“1”是指以“e农村”为标志的全区统一农村产权交易线上

平台,“N”则是各县区市的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中心。各个“N”端接入“1”,构成全区一张网、五级联动的农村产权交易市场体系和信息服务网络平台。

“在各个N端的建设中,覃塘区的政策支持力度最大,项目操作最为阳光规范,可作样板推广全区。”韦明芳介绍说,一是交易中心建设达到了“七有”标准,即有交易场所、有专业人员、有制度体系、有交易系统、有政策支持、有监督管理、有经费保障;二是交易平台公开透明,解决信息的不对称问题,提升了农村产权的成交率和溢价率;三是建立了“三资”动态监管系统和“特色农产品”智慧农业数据信息服务平台,初步实现了土地确权数据与产权交易平台互联互通的“一张网”,形成了“一站式”的服务平台。

最值得肯定的是,覃塘区建立了自治区、市、县、乡镇、村五级联动的服务体系,并依托乡镇政府政务服务中心建立乡镇服务站,依托村委集体办公场所建立服务点,形成了上下各级高效协同的工作机制。

此外,覃塘区还拓展了平台服务功能,搭建线上销售平台,引导农产品企业入驻农特商城网上销售;配备农村经纪人,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双方提供撮合交易、宣传讲解、介绍登记等服务;打造多纬度农村金融服务体系,提供鉴证、抵押评估、贷款办理等业务服务。

最近,覃塘区入选了全国首批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县。孙睿君书记表示,将紧紧抓住这一契机,进一步打通乡村治理各个关键节点,走出一条集体经济壮大发展、社会治理有序、城乡融合发展的乡村振兴之路。

推广好模式 各方待发力目前,我区许多县市区农村产权交易体系平台建设还不太规范,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在市场建设层面,地方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无序发展。地方政府虽有建立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迫切需求,但却缺乏实施方法和路径,致使平台建设没有统一的信息系统和规则,出现标准弱化、市场分割、难以统一的趋势;二是在流转交易层面,存在权属界定不清、制度规则不统一、流转交易手续不规范,甚至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等问题。

建设一个覆盖全区、统一规范的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平台体系刻不容缓,但首要问题是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8年12月,在广西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1+N”已经成为全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建设的基本模式,但还有两方面待完善:一是各级党委政府要更重视和支持市场培育,明确分级负责,厘清“1”和“N”的职能、权限、义务边界等问题;二是要严格遵循国务院和自治区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有关要求,一省同类别的交易机构原则上只允许保留一家。

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在全区推广“1+N”模式有诸多裨益。一是使用统一的交易信息系统和制度规程体系,可有效减少各级政府重复建设造成的资源浪费;二是可帮助各地实现村集体各类资产资源交易“应进必进”,打造与农村产权交易相配套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三是可实现自治区相关主管部门对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的一对一监管,降低交易风险;四是“1”端由自治区统一承建和监管,有利于农村要素融入大市场,而“N”端由地方政府承担建设和监管责任,能最大程度调动地方积极性,使整个市场井然有序,并减轻自治区层面财政支持压力。

“相信经过各方努力,‘1+N’模式将更加完善,广西全覆盖指日可待。”韦明芳对前景充满信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