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新闻网

贵港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援朝弱冠年 报国披肝胆——记抗美援朝老兵曾达云

2020-11-21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高静华   作者:郭晓枫 见习记者杨小露  

日前,从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时,88岁的老兵曾达云很激动,模糊的双眼仔细端详着徽章,布满皱纹的双手反复抚摸着徽章上的文字和图案,思绪飞回了抗美援朝的战场,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

1951年3月,当时只有18岁的曾达云响应国家号召,在广西兴业县沙塘镇自愿参军入伍,10多天后,他随部队从兴业县出发,步行至黎塘火车站,再乘坐火车奔赴沈阳铁岭。“到达边境后,在那里住了10多天,感受到了战争的硝烟在弥漫,每天晚上都能看到美军的飞机在鸭绿江对面盘旋,我方兵力看见飞机就开炮。”曾达云回忆刚到达前线时的场景时如是说。

1951年5月,曾达云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到达战场前线。刚到战场,曾达云看到满地被打烂的坦克停在路边,敌机每晚都会来轰炸五六次,断墙碎瓦,满目疮痍。他当时作为后勤兵,主要工作是到各大车站装卸物资,负责粮食、弹药等重要物资运输与保管。部队营地附近属于山区,后勤兵需要把物资运到山上,分散堆放。“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战场上物资保障非常重要,美方的飞机经常对运输粮食、汽油等物资的火车、汽车或集中存放点进行轰炸。为了避免敌人发现,我们夜间冒着敌机的扫射和轰炸运送,敌机飞来了,我们汽车就关灯,他们飞走了,我们就继续前行,坚决保障前线的物资补给。”曾达云回忆说,那时空中敌机很多,像雨后的蜻蜓,密密麻麻,飞得又矮,在头顶呼啸而过,甚是嚣张。“由于当时的火车烧煤,浓烟比较重,很容易被美军发现,朝火车投放炸弹。在猛烈轰炸中,不时有战友牺牲,令人痛心。记得有一次,我们的汽车被炸弹击中,幸好我和战友反应快,及时跳车,躲过炸弹的轰炸,算是死里逃生。”曾达云说。

之后,曾达云被抽调到防空部队,负责对朝鲜一个小县城防空预报警示,美方的飞机、轰炸机一来,他就马上打防空枪,警示军民要快速进入防空洞躲避轰炸。“这次任务执行了8个月,我跟另一名战友每天24小时轮流值守,夜里要通宵放哨,朝鲜的冬天寒冷刺骨,我们靠信仰、靠意志力扛了下来。”回忆起当时的艰苦岁月,曾达云很是感慨。

停战协议签订后,曾达云作为后勤兵继续留在朝鲜,负责物资清点和交接、人员档案整理、军衔抄写等工作。回国后,先后到沈阳军区空军、民航广州局、贵港县政府等地任职,1988年在港南区桥圩镇供销社退休。

“犹记援朝弱冠年,步行抗美上前沿。丹心报国披肝胆,壮志投身斩敌顽。莫道风烟随水逝,时闻宇局让人缠。沙场血染寻常事,三八线前撤后还。”退休后的曾达云喜爱上写诗,他把往昔的峥嵘岁月、生活里所思所想、改革开放后农村巨变、祖国山河的礼赞变成一篇篇真情实感的诗歌,并编撰成一本诗集出版。

“70年过去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段历史,忘不了战争的残酷,忘不了英勇牺牲的战友。落后就要挨打,如今我们国家日益强大,军事装备日益精良,不惧怕也不允许任何侵略者来犯。和平来之不易,我们要加倍珍惜……”翻看以前当兵时的老照片,曾达云喃喃自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