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听老兵讲述抗战经历

2018-07-07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邓双 作者:谭彩珍 阅读:(507)

八桂大地上有一群勇士,他们,曾经在抗日战场上奋勇杀敌,见证了日军对中国犯下的罪恶行径。如今,他们都已是耄耋之年,行走在岁月的边缘。

市荷城义工协会自2012年开展关爱老兵活动以来,共寻找到我市的抗战老兵144人,截至今年6月底,还健在的只有44人。今年7月7日是“七七事变”81周年纪念日,让我们走近老兵,一起聆听他们讲述当年那段痛入骨髓的抗战经历。

伍福春:两年辗转多个战场

伍福春,港北区贵城街道人,黄埔军校第六分校十八期、陆军大学将官班学员,国民革命军第31军副官处副连长。

今年93岁高龄的伍老,1944年参加了衡阳、桂林保卫战,1945年参加桂柳反攻、攻打广东廉江县(廉城)战役,抗战胜利后在海南遣送日军战俘。

1941年,伍福春替兄从军,到部队时,昆仑关战役已结束,国民革命军31军回到南宁,伍福春被抽到31军军部干训班,之后被调到188师,驻扎在宁明。不久,他被保送到桂林两江第六分校(黄埔军校分校)学习。学习归来,伍福春从南宁出发到桂林,分到131师通信联络处,由31军副官处管理,主要做后勤工作,配有一支驳壳枪,两只手榴弹。

1944年,伍福春奉命送文件到衡阳给新编19师。当时适逢日军长驱南下,被敌人包围,他无法回到南宁。19师3个团加一个保安团把守衡东,准备炸铁桥,可是难民滚滚涌来,守军无论如何也不肯炸。再说起当时的这些情形,伍老唏嘘不已。最后,守军奉命撤退、突围。伍福春终于冒险回到桂林,当时桂林城已经很乱。后来131师副师长带队突围,经北门到西门桥。攻出城外,已经不知死伤多少人。伍福春跟随部队大约走了20多公里,到了一个村里,得到老百姓的帮助。

撤退途中,伍福春所在的131师撤退到两江集中,离桂林城30至40华里。之后部队退到百寿县,又从贵州退到东兰,在东兰集中后奉命到百色开会成立31军,不久就接到命令解散。伍福春分在188师564团,军部从万江县(东兰附近)开始出发,经玉林到广东廉江。不久日本投降,伍福春随部队退到了海南岛,主要工作是遣送日本战俘。

战事结束不久,军队整编,9个团缩编到6个团,伍福春回到广州。此时,恰逢南京陆军大学在广州招生,他就到了南京陆军大学学习。内战爆发后,伍福春离开南京回到广州做生意,从香港带些烟纸回来赚点钱。不久,伍福春离开广州,回到贵县。当时伍庭钧在玉林做县长,邀请伍福春做镇长。经过一番考虑,他还是选择了做生意。

1949年后,伍福春继续做小本生意,走乡过镇卖土特产;后来在县东街买了一间房子开旅社。1957年,伍福春到码头当搬运工。改革开放后,伍福春做起了服装生意,生活一直很好。

再忆起抗战往事,伍老热泪盈眶,同时也为之感到自豪,对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很珍惜。

曾达恕:与日军交战三天三夜

曾达恕,1920年出生,港南区八塘镇人, 31军135师直属特务连。

1941年冬,21岁的曾达恕被抽丁去当兵。1942年在南宁学习训练时被编入31军135师。1943年5至6月,日本侵略者从广东过来,曾达恕所在的135师迁移玉林,住过玉林的州珮、爱日堂庄园、四围塘等地方。1944年日军到平南丹竹,曾达恕随队伍从玉林步行两天到武林,在武林渡口坐小船过丹竹,在丹竹与日军交火了三天三夜。后来,队伍走散,曾达恕找不到部队,也不知方向,就步行山路回家。白天不敢走,夜晚才走,走了两天两夜到贵县桥圩才知道到家乡了。回家后曾达恕在家务农,当过生产队队干。

“日军武器太厉害,我军伤亡惨重,很多战友都牺牲了。”7月3日,记者在曾老的家见到他时,他挥挥手说,当时战乱的场面很惨烈,不愿再回忆起。

曾老有三儿五女,现在五代同堂。今年98岁高龄的他,面色红润,耳不聋,腰不弯,身体硬朗。在闲聊中,曾老直夸现在的和平社会好,并翻出他的存折告诉记者,自从抗战老兵的身份得到认证后,荷城义工帮他申请了几个补助项目,现在每个季度领老兵补助、高龄补助共2000多元。

刘信辉:在战斗中被刺伤

刘信辉,1927年出生,平南县六陈镇人,因家里穷,18岁时顶替邻村人去当兵。几天后步行去苍梧、梧州,在梧州军管区训练两周后,又步行到平乐、太平、阳塑、桂林,在桂林东门住了一个月左右,编入广西军46军特务营,配七九步枪,在那里装成老百姓、乞丐模样,从事侦察工作。

他后来又去了田东、靖西、龙汤、阳楼、南科、田东,靖西的龙汤与越南的高平县交界。刘老说,当时发现日本侵略者时距离很近,不宜用枪,只能用刺刀刺。在与日军交锋时,他的右手臂被刺伤了,还一路从靖西的龙汤打到越南高平地界。

内战时刘信辉还去过大别山、白石山、六安、蚌埠等地,1949年回到家乡后在林场做护林员,后来回家务农。

刘老终身末娶,在荷城义工的帮助下,申请了广西壹方基金会每个月750元的生活补助。因前段时间发生车祸受伤,加上年龄大,现在有些失忆、痴呆、耳聋。目前,刘老住在港南区八塘镇养老院里,每个月2000多元的费用由深圳龙越基金会赞助。

据了解,市荷城义工协会自2012年开展关爱老兵活动以来,义工们不留余力地寻找抗战老兵。收集信息、整理资料、确认身份,为他们争取到政府补助和慈善基金,每月不定期看望和慰问他们,让他们感受到家人般的温暖。


  • 从木头泥浆厨房到智能电器厨房——改革开放 40 周年市民厨房变迁记..

    小小的厨房服务着我们的一日三餐。改革开放40年,厨房的变迁,也折射出我们生活水平与质量的变化。记者近日走进市民家中,感受改革开放40年来市民生活的变化。木头和泥浆搭成的厨房8月28日,记者走进梁加学老人的家中,看见她家的厨房整洁大气,有长约3米的石英石灶台面,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