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 >  正文

布山文化拾贝之安澜塔

2018-07-10 来源:贵港新闻网-贵港日报 网络编辑:谭倩华 作者:邓卉 阅读:(1262)

贵港的山很有方位感,东南西北皆奇山,南山秀丽,北山巍峨,东山和西山峻逸清奇。我读书时偶尔跟同学去野外游玩,寻幽访胜,当时曾开过一个玩笑:“贵港东南西北都是山,要是再有个中山就完美了。”这只是闲聊之中的一句戏谑之言,那时我不知道自己错得有点离谱。

贵港的水很秀美,悠悠郁江,浪花淘尽千古风流。我读初三那年随父母坐着一条大船回到贵港,在湿润的江风中踏上家乡的这片热土。当时觉得坐船是件有趣的事,所以周末我偶尔会特地跑到江边去坐过往的渡船,没有什么目的性,就是从大东码头附近上船,到对面南岸村庄转一圈又返回。

安澜塔就静静地立于南岸,每次我都会好奇地打量它,它看起来有些寂寞。这座造型清俊的九层高塔,坐南向北临江而立,有35个不同形状的窗口,可惜塔中的楼梯已经毁损,无法登塔远眺。塔身呈八角型,野草从飞檐中探出头来,但岁月沧桑也无法掩盖其卓然不凡的气质。它,是在守护着什么?或许,它想告诉人们什么?可惜那时我只是个贪玩的学生,不知道这郁水之畔的风景,码头、牌坊、古塔……处处皆故事,甚至连一朵浪花都是有故事的。

那时,我也确实不知道,安澜塔,它就是贵港的“中山”。

翻开历史的画卷,时光回到200年前。

“吾县虽东有东山,南有南山,西有西山,北有北山,然惜无中山,按金、木、水、火、土五行缺一,风水地理有缺陷。”

“该如何破解?”

“造塔代山,陪地脉,补天功,以慰民心!”

这是200年前,清代贵县知县林大宏与师爷的对话。

清嘉庆二十三年(公元1818年),贵县城东五里的罗泊湾上,建起了一座巍峨的高塔,名曰安澜,又名漪澜。

这座塔的北大门原有一首“撮土为山陪地脉,引入成事补天功”的对联,林知县以此塔为“中山”,弥补五行缺陷,护佑本县五谷丰登,百业兴旺。塔旁的郁水横贯县境数百里,上游水流速急直,到下游罗泊湾江水受阻流速变慢,每遇暴雨必然泛滥成灾。林知县又将此塔命名为“安澜”,意为把水镇住,把凶恶的洪水化为善美的浪花,为民造福,同时发动百姓治理江河,减轻水患。

安澜塔,它确实有着不平凡的故事,体现了荀子“制天命而用”之思想。

林大宏,乾隆乙未(1775年)进士,历任广西雅容、平南、贵县、怀远县令。贵县在秦汉时代为桂林郡和郁林郡,唐改贵州,明降州为县,不但社会地位逐渐下降,而且许多州官、县官都当不长久,当地百姓认为是风水地理造成。可林知县分析认为贵县衰落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经济衰退,为何经济衰退?主要是因为郁江洪涝灾害严重,不利于长治久安,所以要想兴县,就必须治水。

据说古代的秀才相当于学士,举人相当于硕士,进士是科举的最高等级,相当于博士。林知县是进士,可以算得上是古代的博士了。这古代的高级知识分子,看问题就是不一样。

他提出古代贵县地位下降的真正原因是经济衰退,可谓透过现象看本质,直击要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发展才是硬道理,有经济实力才有社会影响力。他发动民间乡绅和百姓共同治理水患,使水患逐年减轻,挖穷根,治穷源,发展经济,是治标治本的大好事。而造塔代山,从风水学上尊重民俗,凝聚民心,然后顺势而为,集众人之力共同治水,实在用心良苦。用今天的话来说,咱们这位林知县自始自终都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

兴水利、除水害,事关人类生存与发展,历来就是治国安邦的大事。荀子在《天论》中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这句话的大概意思就是:“大自然的规律永恒不变,它不为尧而存在,不为桀而灭亡。用导致安定的措施去适应它就吉利,用导致混乱的措施去适应它就凶险。”

大禹治水就是中华民族史上兴水利除水害的头号民生工程,这个工程完成后,大大推进了华夏文明的发展。大禹化堵为疏,使田里的水都流进大河,九州的江河流进四海,咆哮的河水失去了往日的凶恶,驯驯服服地向东流去,昔日被水淹没的土地得以恢复利用,农田得以丰收,人民又能筑室而居,过上富足安定的生活。

林知县正是深知治水对于治县的深远意义,所以任职期间,“见地瘠民贫,全力治之;洪水泛滥,修长堤免遭横决;听断公平,盗贼为之敛迹,兴复科学,信盛于前;对少数民族因俗为治,毫不扰民。”安澜塔所肩负的“中山”、“安澜”两大使命,前者代表着人类敬畏自然、尊重自然的心理,“安澜”则代表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远大理想。后来,清代邑绅梁吉祥另辟蹊径将独山奉为贵之“中岳”,倒也真正体现了地理上的“贵县五山全”。但安澜塔依然是郁江的一座灯塔,林知县励精图治、富民强县的志气,永远鼓舞后人治河治水,兴利除害。

贵港坚持“以港兴市”、“以水兴城”,自上世纪末贵港蓑衣滩航运枢纽工程建成以来,市辖区内的郁江航道已全部渠化,通过疏导、建堤防、险滩整治等方式,实现了“堤固、水稳、岸绿”。现代化的防汛体系时刻都在监测雨情、汛情,保一方百姓之平安。同时,发电、通航、防洪、排涝、灌溉、交通多管齐下,促进水资源利用最大化。目前贵港港是国家一类对外开放口岸、全国内河港口十强、中国西部地区最大内河第一大港,港口货物年吞吐量突破6000万吨,稳居广西内河港口首位,郁江已变成我国西南出海的黄金水道。

人治水,水利人。今天的贵港人终于实现了“安澜”之梦,曾经凶恶的洪水,已经化作善美的浪花。 “撮土为山陪地脉,引入成事补天功”,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我坚信,人定亦可胜天。

安澜塔依然默默地注视着奔流不息的江水,注视着两岸的高楼大厦。如今我已读懂了它的故事,它并不寂寞,它只是习惯了,以一座山的姿式,立于郁水之畔。它生于斯,终老于斯,是郁江最忠实的守卫者,也是这座城市发展的见证者,我们应当向它致敬。